建筑学

與自然相對的拱頂之家

池塘前的房子脫穎而出

在這個面向石井公園內池而建的住宅前散步的人們絡繹不絕地走過。很多人一邊仔細地眺望著這所房子。從裡面看那個情况的話,對在住宅不太有那個景象有點不可思議的心情。

建築家武田清明一家住在這所房子的一樓,周圍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把視線轉向別處。據說原本計畫1樓的施主鶴岡和母親計畫2樓住鶴岡的姐姐一家。

“實施設計結束的時候母親去世了,而且鶴岡實現了多年的夢想住在京都,所以决定‘能代替自己住嗎?’”

鶴岡宅邸擁有獨特的外觀設計和拱頂的形狀。混凝土被沖刷掉,可以在表面看到細骨料。我們的目標是一座建築物,其價值不會因老化而降低,但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因污垢和風化而增加。

從圓頂到拱頂

雖然設計已經進行到了可以申請確認的階段,但是由於計畫在將來生活的變化和世代交替時也能對應的可變住宅,武田一家在住的時候除了隔開房間之外沒有大的變更。首先,我們來看看這個家最大的特徵——伏特天花板。

“因為想在像圓頂狀包裹著的空間裏生活,所以用傳真發送來的插畫是蘑菇長大後形狀的房子。兩個家庭都在考慮要各自製作幾個房間的時候,圓頂狀的圓形空間成了瓶頸。””

天花板從圓頂變成了Vort的理由之一就是眼前有一個寬廣的池子。“因為人類的視線自然地朝著美麗的事物前進,所以要把它做成保特的話,無論是面向池子的方向性,無論是在跟前還是在裡面,都一定要做成與池塘面對面的天花板不是更好嗎?”

我們請了兩個種植者來計劃種植。“一個種植者所描繪的世界觀不會隨著植物種類的增加而自然破裂,但任何植物都處於可以進入的環境中。非常好”(武田先生)。
從武田先生的工作空間看池塘。大、中、小拱頂一字排開,在天花板上可以感受到有節奏的變化。
從內置工作台一側查看。洞穴般的結構,可以說是人類的原始空間,帶來舒適和安全感。
建在房子最裡面的木凳。

從自然環境考慮

此外,考慮到了鶴岡先生的不同要求。“在自然環境豐富的環境中,一邊感受著和人類以外的生物一起生活的喜悅,一邊一直生活在這裡的人,希望能成為‘鳥聚集的地方’。”等等,很多人都提出了不得不從家周圍的環境來考慮的要求,所以如何將家裡的生活和環境聯系起來,讓他們不感受到這個界限也是一個很大的課題”

為了能和人類以外的生物無界限地接觸,首先必須要建造生物可以認為是居住地的地方。“為了讓人覺得動物和蟲子是居住地,土地和植物非常重要。關於庭院,首先考慮的是像鳥聚集一樣,種植有果實的植物、種植茂盛的植物,或者是豐富植物的種類,和進行建築規劃的密度差不多。2樓的四周和屋頂都是抱著同樣的想法去面對的,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這個家並不是堆好地板,而是想把院子堆好”

鶴岡住宅是從“堆疊花園”而不是“堆疊地板”的想法中創造出來的。混凝土板的厚度為 120 毫米。土層最薄處200mm,最厚處900mm,差別很大。
2樓4樓的花園裡也種植了植物。
只有一扇玻璃門將內部和外部分隔開來。

加深土壤

而且不僅是地上等級,2樓和屋頂建造庭院的時候也必須要清除的問題是“水”。為了解决這個問題,沃特有很大的關係。如果是通常的庭院,如果下雨的話,就又會回到大地上,但是建築如果建在大地上的話,就會切斷這個迴圈。但是,考慮到有沒有能够順利迴圈的建築方法,於是决定利用Volt。“下雨的話,就像從山上流向山谷一樣,水沿著VOCAVE往下流。我試著用混凝土做了那個。”

伏特的“穀”在深處有900毫米。據說取得如此厚薄是有意義的。“無論對人類還是動物、昆蟲來說,為了讓生物居住舒適,土地很深是非常重要的。如果是植物的話,不僅是被地皮,包括灌木、中木等各種各樣的植物也能生存的可能性一下子提高了。”。到了屋頂上,各種各樣的植物繁茂得讓人忘記自己在建築物上,武田先生認為“如果能創造出一個盡可能稱之為大地的環境就好了”,這樣的想法得到了充分的實現。

屋頂上長滿了植物,從山頂可以看到池塘的景色。土壤的厚度是一般屋頂綠化的幾倍,因此可以生長多種植物,但層狀結構是土壤的顆粒大小隨著下降而增加,因此排水不會惡化。
桌子上有水槽的涼棚用植物屋頂完成。

變更為與事務所兼用

“100平方米對於我們居住來說太大了,沒必要那麼大。因為最初有的事務所也不是很大,所以决定兼用事務所。還有工作人員和家人如果能在這個環境裏生活就好了。”

內部空間的施主的要求除了“希望牆不要變成樹”之外沒有其他的,所以完成的事情就如武田先生所想的那樣實現了。據說自己住的地方變更了的是取了3個間壁,和預定掛窗簾的沒有窗簾的程度。

看看餐廳和廚房。廚房左邊的黑色鋼牆後面是一根管子,可以把雨水滴到地上。窗戶上沒有安裝窗簾,但是如果您用螺栓將窗簾導軌連接到 P-con,您可以使用窗簾。
如果從廚房看後面的辦公空間,可以看到並排的拱頂山谷。其下方高度可達2000毫米的空間,可通過附加或附加隔板來應對日常生活中的變化。

一個可以自然發呆的地方

“搬到這個池子前面的家大約兩個月了。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一樣,感覺很好。孩子在這張桌子吃飯的旁邊也會商量,‘工作住一體’試試就好了。”。接著,武田先生說“肯定很舒服,能在這樣的地方度過真是太幸福了”。“思考人類的生活和空間的時候,要說在哪裡感受到富裕,那不是室內裝飾而是外部的自然環境吧”。而且,這所住宅還說:“我想這已經成為了一種能够充分吸收眼前豐富自然的容器了吧。”。

據說又有這樣的感受。“在都市的生活中,能發呆的時間很難得到,但是在這裡自然會發呆。在都市裏的話,被人工物包圍著,而且車和人移動的速度很快,但是看著眼前寬廣的池子和森林,動作很慢。”在那邊的時間裏自然會變成發呆的狀態。這不是意識的轉換等問題,還是沒有自然就做不到嗎?”。工作中只要抬起眼睛,疲勞就會被治癒。由於與環境的結合,在都市中是不可能的,是能讓人注意到建築的可能性和存在管道的住宅。

前部是武田先生的工作空間。
武田先生工作空間旁邊高出 300 毫米的空間目前是模型製作的地方。
這個應該是客房的地方被用作員工的工作空間。
在像洞穴一樣的空間沐浴時間會很特別。
在這個天花板下,佈置了浴室、廁所和廚房等與水有關的物品。
一邊眺望外景一邊工作的廚房。
當他們和其他建築師一起喝酒聚會時,他們都坐在池塘邊,而不是圍著桌子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